<noframes id="jtxpr"><form id="jtxpr"><th id="jtxpr"></th></form>

    <form id="jtxpr"></form>
      <sub id="jtxpr"></sub>

      <noframes id="jtxpr"><address id="jtxpr"><nobr id="jtxpr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jtxpr"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jtxpr"></form>

      您當前瀏覽器版本較低,推薦下載以下瀏覽器以正常使用本網站服務。

      關閉窗口

      古装的一级毛片,97在线观看在线观看97,在线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四

        <noframes id="jtxpr"><form id="jtxpr"><th id="jtxpr"></th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jtxpr"></form>
          <sub id="jtxpr"></sub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jtxpr"><address id="jtxpr"><nobr id="jtxpr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jtxpr"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jtxpr"></form>

          股票投資周期中的“亂紀元”與“恒紀元”-匯添富投資洞察-添富資訊-匯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

          首頁>添富資訊>匯添富投資洞察> 正文

          匯添富投資洞察閱讀

          基金經理
          劉江

          學歷:碩士

          從業經歷:2011年5月加入匯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任醫藥行業分析師,2015年6月18日至今任匯添富醫療服務混合基金的基金經理

          股票投資周期中的“亂紀元”與“恒紀元”2022年05月06日

          在劉慈欣的科幻小說《三體》里,三體人生活在一個擁有三顆恒星的行星中,由于三星系統是個混沌系統,無法計算其運行規律。因此三體人要么生活在三星穩定運行、萬物周而復始的“恒紀元”中,要么生活在三星大幅震蕩、災難動蕩頻發的“亂紀元”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近期市場波動頻繁,市場好像已經從“恒紀元”邁入了“亂紀元”。國際上,經濟全球化面臨重大挑戰,地緣政治的危機擾動國際市場的心神。在國內,面對新的宏觀經濟形勢,不少行業的商業模式也在不斷被顛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一切東西都在變化,而且是底層邏輯的變化。這其實很讓基金經理頭疼。因為,如果僅僅是在商業層面上的競爭,我們有成熟的分析框架和交易體系可以應對,這都不是太難的問題。但涉及底層構架的變化,就是個極度復雜、又能引發無限焦慮的問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我一直嘗試以“黑箱子”理論來理解資本市場。在控制工程理論中,“黑箱子”模型被用于分析復雜系統。主要講的是在一個復雜體系內,若同時有6個以上的核心變量出現調整,那么系統的魯棒性就會大幅度降低,“黑箱子”的輸出結果就很可能發生巨大的擺動,向上或向下都存在巨大超調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資本市場剛好就是一個擁有眾多變量的復雜系統。股票的漲跌看起來只是一個輸出結果,但背后的輸入變量往往較多。我們投資感覺很舒服的時候,大多數變量會維持相對穩定,只有少數核心變量在起邊際的主導作用,比如業績、重大重組并購、行業政策等;但目前在資本市場這個“黑箱子”里,同時調整的重大變量,可能已經遠遠不止6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那就意味著,整個體系的超調幾乎是不可避免的,市場出現大幅波動也就不難理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回顧國內資本市場的歷史,“亂紀元”占據的時間并不短。這些年里,我們發現無論哪個行業板塊,大體上總是經營邏輯波動很大,似乎經常不讓人省心。過去幾年,每一年表現最好的板塊往往是當年增長邏輯最具確定性的板塊,足見這個市場追求安全性和確定性到了一個非常極致的程度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不確定性爆炸的時代,公司估值的底線,往往來自對公司所處行業的商業本質的信心。有了信心基石,才能穿透迷霧,發現很多“亂紀元”背后正處在一個更大、變量更穩定的“恒紀元”之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比如,觀察醫藥行業,我們必須看到每個人都會生老病死,中國人口結構也在不斷老齡化。10年之后,中國社會的整體撫養比可能從當前的約20%上升至近30%(100名成年勞動人口負擔30名老年人),而整個社會的中值年齡也將繼續大幅延長。主流人群日常談論的話題,將會變為“什么類型的疾病找哪個醫院的醫生更好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這個確定性的認知之下,其實現在的醫藥行業政策都能被理解,他們更多是為了平抑即將爆發的廣泛、真實的需求而做的未雨綢繆。醫藥板塊暫時身處“亂紀元”,但實際上是置身于由持續性的強烈市場需求主導的“恒紀元”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我曾經認為中國醫藥行業存在一個政策周期,有波峰和低谷。但每年跟蹤下來,才發現所謂的“峰谷”其實是在一個大體恒定的環境中在進行調整。過去十年,中國的醫藥行業政策幾乎一直如此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最后,必須要說,資本市場本就是個進行資源、信息和思想交換的場所,這里無時無刻不在進化、上演著自我革命。面對這種“亂紀元”,我們應該興奮而非恐懼,思考如何在混亂中汲取能量,在不確定性中獲益,在非理性中實現繁榮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股市的“亂紀元”中,我們都試圖找出股價的安全線在哪里,并以此確定價值投資的內在價值判斷起點。但在這種外部環境下,股價的底線,可能并非來自DCF的計算,而是來自對國家的信心。因為如果對這個沒有信心,那么現代國家的組織形式都不能維持,所有的持續經營假設就不復存在。而如果擁有最終必勝的信念,任何短期層面的挫折,都只是長期成功的一個擾動而已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畢竟,恒定的“亂紀元”,不也是一種更高層面的“恒紀元”么?我們堅定地相信,在如此積極進取的國家和如此靈活自由的資本市場中,最終一定能夠找到應對之道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風險提示:文章涉及的觀點和判斷僅代表我們對當前時點的看法,基于市場環境的不確定性和多變性,所涉觀點和判斷后續可能發生調整或變化。本文僅用于溝通交流之目的,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。投資有風險,入市須謹慎。


          打印

          轉發到

          查看更多文章